看見一個不一樣的父親

從小我和爸爸的關係就不太好,以前一直以為是星座不合,但是長大後遇到同樣星座的另外一半,認識這個星座的優缺點後,再次重新省思我和爸爸的關係,才發現原來是我們之間的「溝通」出了問題。

從小爸爸對於我的教育,只要發生事情就用打罵的威嚇教育,提醒我對自己的成績、品行達到一個標準,如此傳統的教育下,我看不見那個關心我的爸爸,我只知道我把課業考到好成績,站到台上領獎的那時,才能看見父親露出滿意驕傲的笑容。隨著長大,開始摸索自己的同志身分,在家出櫃了很多次,先是得到爸爸的回應:「為什麼很多事情都不告訴我們呢?」「父母就不值得信任嗎?」自己清楚地知道因為父母親對於同志議題仍不了解,怕告訴他們事情擔心他們聯想,父母都沒有正視我是同志的這件事情,爸爸更生氣地像我說道:「我們家沒有你這種兒子」,同志議題逐漸在家庭中變成哈利波特裡面不能說出名字的「那個人」。

一直到我在外島當兵的過程中發現自己生病了,在NGO及個管的協助下,轉介至三總醫院個管處理相關當兵驗退的流程。然而,原本想要隱瞞父母親被驗退的事實,卻因為長官的一通電話讓生病的事情曝光了。如同同志議題在家中爆裂的程度,生病的事情讓議題討論更加困難。當爸媽知道我感染後,告訴著我:「我的小孩生病了,但還是我的小孩」。他們努力地查詢各種相關的書籍、各種NGO的出版品,可能閱讀地比我還更透徹,讓我深刻地感覺到,爸媽是愛我的,「讓他們接受H,可能比同志還更容易,因為我依然是他們的小孩。」

即便是知道爸媽的關心及愛,但仍怕他們的擔心恐懼,因此對待父母親的態度仍選擇了不讓他們知道詳細的事情,但父母親看得見我對於開始吃藥的副作用的難受,以及身體的不舒服。爸爸總是用質問的語氣叮嚀說:「藥到底有沒有吃,身體又怎麼了?」忍受著調適藥物副作用的我心中的OS:「吃藥的又不是你,你怎麼會知道我的痛苦」,但是始終這句話我說不出來,因為我感覺得到爸爸即使嘮叨的關心,依然每天不辭辛苦地煮提昇免疫力的中藥材給我喝,甚至爸爸主動地要求和我一起來回診,了解我的身體狀況。在個管師和爸爸的聊天過程中,由於個管師知道我的家庭狀況,找尋著爸爸和我兩個人都能接受的平衡答案。父親很仔細地詢問有哪些東西可以增加免疫力,或是做哪些事情可以讓身體好轉,從言談中我感覺到和以往不同的、溫柔關心著我的爸爸。

有一次回診時候,個管師跟我說:「記得你回去要跟爸爸說一下你的報告狀況喔? 因為他都私底下偷偷打電話給我,詢問你的狀況,我都有跟他說別擔心,你都有很確實回診,還是不要讓爸媽擔心,他們很愛你的。」聽完當下,眼淚已經在眼眶裡面打轉,淚水不禁地掉了下來,原來一個不擅言行表達的爸爸,以他的方式默默地關心著我的健康。謝謝Positive這個身分,建立起我和爸爸的連結,讓我看見一個不一樣面向的爸爸。


O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