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親愛的三表姑婆

哈囉你好嗎?我希望你過得好。

你問我是否能寫一封信給你,
你說不用想太多,只要單純地寫出當我得知你是感染者後的感覺就好了。
我想,是什麼感覺呢?我當下是什麼感覺呢?
我的記憶並不是很好,當我回想你告訴我的時候,好多零零碎碎的小細節清晰地浮現在眼前,但當我嘗試著從那些細碎的片段中拼湊出些什麼的時候卻又覺得好像全然不是這麼一回事。

那天傍晚(或者是前一天?),突然接到你的電話,說有重要的事情想要跟我說,不能在電話裡說,要當面說。隔著話筒,我說我知道了。
第一次踏進你的租屋處。彎彎窄窄的小巷子我想我一定會迷路。
在約定的時間前,我一直在想重要的事情究竟是什麼事,腦子裏面閃過了許許多多的可能性,好事壞事都有(不過壞事要多一點吧)。
你是感染者這件事是我預想的諸多可能性中的一個。
在和你見到面的時候,原先預想的好多可能性範圍模模糊糊地開始縮小。
因此當我聽到你說出口的時候,我有如淡定帝一般地淡淡地說出我知道了。
(並不是我預想中最壞的一個,老實說有點鬆了一口氣。)
之後你說你想要抽菸,我不喜歡煙味,所以你打開廚房的抽油煙機讓香煙往上面捲。
我想著你要怎麼辦呢?
背負著感染者的身分是什麼感覺呢,生理上的和心理上的。
我們所看到的世界還會是一樣的世界嗎(或者從來就不是一樣的東西?)
我想著我該怎麼做呢?

對於感染者的情況我一無所知。

但即便如此,腦中的思緒卻不由自主地飄向許多電影中瘦骨嶙峋的躺臥在床上的病人的畫面。我無法也不想去想像你倒臥在病床上的畫面。
你說你身體狀況還不錯,只要保重好暫時不用吃藥。你說就算之後需要吃藥的話現在醫藥技術很進步只要乖乖吃藥就可以控制住。你說你應該會活很長一陣子的。
太好了。
我希望你也能想著未來的事,而不是被困在病痛中。

過了一陣子,你說你開始吃藥了。生活上還是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但是好多需要注意的事情出現了。
身體狀況的變化、和醫生約診的時間、吃藥的時間、吃藥的副作用、金錢等等。
非常實際的問題。
因為你表現的「太普通」有時候我會忘了你是感染者。有時候會忘了為你多想一些。
我想這應該是好事吧(也或者我自私地不想要去意識這件事)。

我知道你忍受了很多,我知道你很勇敢。
我知道你自己背負了很多,但我有時候還是會覺得你對於自己的思考邏輯怪怪的(或許這和你是感染者的身分,需要考慮到更多什麼的有點關係,也或許沒有)
我覺得想為社會做點什麼的你很厲害,但我認識的你是三表姑婆。
所以我希望你並且試著站在家人們的角度想想。
我不知道你的人生計劃是什麼,說真得我也不知道我的人生計劃是什麼。但是三表姑婆突然消失什麼的絕對沒有包括在裡面!所以就算是感染者還是要好好的努力的活下去喔!
我覺得好像有點要求太多了,但我還是微微的期待著你的未來。
我想要跟別人炫耀,「嘿,看到了嗎,那個人是我的三表姑婆喔!他很厲害吧!」

總之,我希望你過的好。
廢柴六叔公


cropped-upup.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