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jpg

偉:

還記得玫瑰疹嗎?梅毒的玫瑰疹主要出現在第二期,約莫在初期梅毒症狀「下疳」消失後的四到六週,通常是全身對稱性出現,包含手掌與腳掌,一般來說多無症狀,剛開始時玫瑰疹並不明顯,久了則逐漸鮮紅而凸顯,有時會破皮,有如梅花在枝頭上開花,「梅毒」一名便因此而來。

我與你相識在舞廳裡,朋友介紹下認識的,那是你剛考上大一的暑假,我剛轉學進大二,我們都念臺北的學校,那天的你散發著青春的氣息,是全場的焦點。後來我們幾個那天認識的朋友開學前就一起搬出來住。一個我們想像的彩虹公寓,大家都可相互照應、支持,當時我們也認為可以一直這樣舒適地生活,真的,是吧。

一個平常的夜晚,我在趕著學校的作業,你敲了我房間的門,給我看你手心裡長的是什麼?一開始緊握雙拳,慢慢張開,我看到雙掌有許多鮮紅的疹子,你說這不是過敏吧。你的語氣平順,你是緊張?害怕?還是不安?或是其實這就是很一般的對話,就好比你會問我:『姐~我這裡是不是多一塊肉?』我不知道你小小的身體裡藏了多少壓力,我問你:『你有發燒嗎?不然我們先去熱線或是臺大醫院預約做匿篩,再看看之後要怎麼辦。有什麼事,我們大家都會在。』這是我唯一可以給你的保證。

預約的那天到了,起初你有點擔心,但你還是做了篩檢,然後一如往常的去上班,我下班時到你的店裡跟你一起收店,你跟我一起走出店外,告訴我:『是梅毒』。我說:『打盤尼西林或吃抗生素就好了對吧?』你吐了一口煙:『還有…還有HIV+』。我不知道我可以怎麼做,我只是抱緊你:『不管是什麼,你還是我們認識的偉,而且我會一直在。』我問了你知道是怎麼感染的嗎?你跟我說:『其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會過好每一天。』你當時異常的冷靜,讓我看了好心疼。我們收好店後,一起騎車回家,一路上你不發一語。

後來你進入了醫療體系,有了個管師,定期會回醫院抽血檢查,然後開始處理兵役,過了幾年你開始吃藥。這些繁瑣的事你都處理得很好,只是有時午夜夢迴,你也會敲我房間的門,跟我說你承受這一切好累,沒想到有了一個櫃子之後好像又躲進了一個更深更難走出的櫃子。

親愛的偉,我知道遇到這種事都是第一次,你知道,我們是一直都在的。我很榮幸有機會當你的樹洞,其實我該好好的感謝你,你知道當你告訴我你是感染者時,其實我很想大哭,但你不會知道,因為我想讓你知道感染者跟大家沒什麼不同,就好像高血壓,糖尿病,定期追蹤就可以控制病情,但你們比我們有著更大的勇氣,去面對這個世界不同的眼光。你的確也讓我知道受感染者跟大家沒有不同。其實你大可自怨自艾,但你選擇努力面對,你讓我學習到其實遇到事情其實可以有不同的處理方式,面對陽光,黑暗其實在背後。縱使有黑暗,也有我們支持的微光。

還記得玫瑰疹嗎?一個平常的夜晚有天給我看你手心裡長的是什麼?一開始緊握是會帶刺的玫瑰,慢慢張開,你擁有的是我們。謝謝你,親愛的偉。

卑微的教育工作者


cropped-upup.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