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V.jpg

哈囉,我最喜歡的你。
我永遠不會因為感染者這層身分對你的態度有任何的改變,你還是你。

認真說,要把想說的話全部都組織在一起,對我來說真的好難。
但我想,你小時候都能為了我爽約你這件事情寫了一篇烙烙長的抱怨信(還印出來XD),那我為了你還有什麼好做不到的。

雖然信的主旨是針對感染者這層身分,但我想,無論哪一個身分,你都是我在這世界上最喜歡的人之一,而我希望的也只是你能過得好,活的像你自己。

其實我記得在很多年前,你有告訴我你要去檢查身體。後來我沒有追問,因為我想,你想告訴我的時候,自然會講的。結果看吧,我果然在很多年後的現在知道這件事了,你還是很愛我的呀。

那我是怎麼想的呢?

對於感染者需要承受的我一無所知,在我的認知裡這種病感覺就是感染者經常會被誤解,好像其實也沒有這麼可怕,好像有藥物可以控制,但要說出口好像很難,一堆堆的好像。

然後你開口的第一秒鐘我是沒有反應的(我反射弧比較長)

反應回來之後,我還是有點想哭,腦袋想過的問題盡是一些,你會不會吃藥吃的很辛苦,你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甚至想到,小時候你被欺負我還可以陪著你(恕我無能,廢物如我只有陪伴的作用),那現在呢?你有沒有被欺負了,你有沒有在哪裡受委屈了。

然後你就劈哩啪啦的講著,我都還沒問你就先把我的疑慮都消除了。因為你總是這麼輕快的說著自己的故事,像是那不關你的事情一樣,雖然我猜,那只是你保護自己的方法。你就這麼講完了,我也不知道我在放心個屁,我的焦慮就這麼簡單被你說服。

但那通電話還是讓我很想很想你。
其實我也非常非常的開心你願意跟我分享,在這麼多年後你還是相信我。

我不知道我能講些什麼,我對於感染的事情一無所知。
我不知道你未來或過去可能或已經受了什麼罪,可是我想盡可能的聽你說,如果你願意跟我說。
而且我真的很想抱抱你,其實這也無關感不感染,我就只是真的很想你啦。

而你真的讓我覺得很驕傲。

你大概一個人承受了很多很多狗屁倒灶,然後,然後,經過了這些,你還是那個我最喜歡的瘋婆子,你沒有變成我不認識的人,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你是這麼的清楚,這麼的明白,我真的很開心。

知道嗎,謝謝你。
謝謝你願意好好的照顧自己,謝謝你可以繼續向前看,謝謝你為了你自己或著和你一樣的人做的一切,謝謝你願意跟我分享,我真的很愛你,我只想說,你這輩子不會失去我。

想想


cropped-upup.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