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某個群組裡相識,你說這是你第一個圈內的群組,也是你第一批認識的圈內好友,因為失戀而加入的這個地方,卻也成為我們不解之緣的開端,我們就這樣打打鬧鬧的,莫名其妙地成為了好友!

 

那時候都是學生的我們,有事沒事就會約出來到處亂晃,唱歌、逛街、看電影、偷看路上的帥哥,聊心事、聊未來,卻怎樣也沒有聊到,即將到來的那一天,你將要得知的消息…

 

那天的一時興起,你說你沒有匿篩過,我二話不說陪你去了西門,我們預約了那個二樓的小房間,一路上還互相開著玩笑,對彼此說著等下就不要哭著出來,沒有人注意到你出來的時候有什麼異樣,我們各自回了家,接著就是半夜你的那通電話…

你沒有哭,你只是很冷靜的說著:是陽性。我沒有多問什麼,只問你接下來該怎麼辦?有什麼打算…當下的我其實是慌張的,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甚至不知道…該不該安慰你,即便是聽過好多好多關於HIV的知識,即便是都去做過衛教,在這個當下仍然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這麼真實、直接、靠近的面對HIV,這麼確切的在我的身邊,而事後你說,當時的你其實跟我一樣,我們都在一個充滿了恐懼教育的環境中長大,對於HIV的害怕在這個時候沒有辦法抵擋曾經學過那些知識,不知道未來會如何,該怎麼面對家人、朋友甚至是未知的伴侶,我依稀記得最後,我只說了一句話:我陪你,不要怕。

 

接下來的流程,大概就像我們曾經都聽過的那些,就醫、西方墨點法、看報告、確診、領全國醫療卡、一次又一次的回診抽血、開始藥物諮詢以及…開始吃藥,只要我有空,你找我,我都願意陪你去,甚至到了衛生所護理師問我是不是你男朋友的程度…我找了一些自己知道的資源告訴你,這也是我開始認真的接觸HIV資訊的開端。我從來沒有看過你哭,一次都沒有,但我知道你不是一直都這麼堅強的,在某些夜晚,會看到你丟來的訊息,告訴我你最近的情況,又認識了哪個男生,不知道要不要繼續發展…或者不知道能不能繼續發展,你說你沒有資格,你害怕他的拒絕,你擔心他不能接受,我只能在電腦的另一端,告訴你就去試試看吧,你是值得被愛的,是的,你值得被愛。

 

我其實很難想像,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會怎麼辦,但我卻在這段時間內很深刻的看到了許多對於HIV的歧視跟汙名,如何讓感染者覺得氣憤、感到害怕,因為你每一次的擔心,每一次在臉書上的發言,即便你沒有公開你的身分,而是以一個關心社運以及權益的支持者身分留言,但在你跟我說的話中,我卻看到那些言論是如何的像許多箭,射往你身上,有好幾次你跟我說:是不是我自己活該,讓我自己得了這種病,我只能一輩子吃藥了嗎?我不想要…其實我好難過,我不知道未來的科技會不會讓你能夠不需要再吃藥,但我從來不覺得你是活該的,我只想說是你的不小心。我只想說是你的不小心,但絕對不是你的錯,錯的是這個社會,讓一個疾病充滿了這麼多的汙名,就算是能夠有良好的控制,卻依然讓生病的人要承受這些壓力。

 

這些恐懼和排斥,已經不再是我們以往在網路上看到的,其他人的說法,而是真真切切的發生在我身邊,因為HIV讓我們看到這個世界和社會更多的樣貌,卻也在這之中看到很多人願意提供真實的關懷,雖然有許多不忍直視的現況,但也有一些不會將你推開的人,而我也可以很確定的跟你說,就算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離開你的身邊,只要你沒有放棄自己,只要你還願意讓我陪著你,我就會在,我們不是情侶,但卻已經超過情侶那種感覺!你知道你需要的時候我會在,不會把你推開。

 

親愛的C,穩定服藥的你看起來過得很好,也有了一些新的戀情,即便你只敢試探性的問對方對於HIV的感覺。看到現在的你生活忙碌,找到自己喜歡的事,不再抱怨自己,我很開心,是真的。

 

依稀記得某一次我們在麥當勞,你點了一杯飲料,因為我很渴就拿過來喝了一口,你支支吾吾的問了我,你怎麼敢喝我的飲料…你不會怕嗎?我雖然心疼但卻很堅定的告訴你,白痴嗎,又不會因為這樣就傳染,我有什麼好怕,現在的我,和當時一樣,願意這樣對你、陪著你,不會變,因為我沒辦法忘記我回答完後你的表情,是那樣的放心、安心和開心。

 

Love W


cropped-upup.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