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開頭,我得說明這絕對不是一個會讓人感到開心或是有正能量的故事。
但我是一名感染者,而且我在18歲那年,升大學的前夕發病通報。

我踏入圈子的時間早,國中時就開始熱衷於網路交友,而當時讓自己沉迷網路的原因,是我不願意跟別人提及的過往,這背後代表的意義,單純就是自我認同的障礙,以及社交困難的問題,雖然家人、親戚及朋友都覺得我很正常,沒有問題,但這就是『問題』。
有人問我為何當時那麼不愛惜自己,我只能苦笑回答:「年輕不懂事嘛!」

但心裡有跟聲音告訴我自己:『如果不讓我找個東西寄託,那讓我死了算了。』
這是很不負責任的想法,也是很悲觀的念頭。
但這個念頭跟了我青少年時期的所有時間,我只能透過網路世界,找到一丁點自己的歸屬感。
並且催眠自己,我還是有用處的(肉體上)。

所以這個想法,套到我感染這件事情上面,我自己的解讀就成了:
「如果我感染了,就這樣結束也不錯。」
因為我已經放棄了我的人生,所以用怎樣都無所為的心態,放棄自己。
即使走到我發病,在醫院、學校,來往奔波的那段時間,我心中有一種解脫感,或許我的人生就這樣的解脫。

但在朋友看來我的經歷像童話故事般的劇情,頑強的熬過來,認真就醫、配合運動,我康復的很快,吃藥時也很快就適應了副作用,而當時的男友也沒有因為我是感染者的關係離開我,之後我也穩定服藥、穩定就醫,還會自行跟我的個管師聯絡主動告知身體狀況,但我還是得在提一下,我是發病後通報的,CD4個位數躺在隔離病房差點要氣切,都是我不想再去面對的事情。

 之後所有的一切像是故事般,我順利的瞞過家裡,瞞過學校,只有我男友知道我是感染者,其他同學、親戚都不知道,順利的走到現在……….

但我也一步一步的把自己的心封鎖起來,不讓人探究自己的私生活,避免太多跟別人的接觸的機會,用課業、學習、還有在外地工作打拼,當做我不回家的藉口。

 問我怎麼不曝光自己是感染者的身份,我想學著一個人生活,學著自己與疾病相處,就是最好的隱藏方式。

 運動健身,不是因為興趣,只是為了讓自己的CD4可以更好。
除了吃抗病毒藥物,開始吃B群、保健食品,只是不小心被看到吃藥時,有藉口可以解釋。
定期回診,就拿出去逛街等理由呼過去。

一切都是規劃好,計畫好的持續下去,日復一日的過生活。
你問我這是不是童話故事,我只想跟你們說,生活中沒有童話。

H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個社會的眼光,還有生存下去理由。
我願意敞開心胸,好好的生活,重新愛上這個霸凌我的社會,證明自己的價值。
我的故事不是童話,但我還是想嘗試相信我也能擁有當普通人的自由。

直到現在,感染後的我也經歷了兩段感情,第二段感情的男朋友,對方知道我的身份,同時知道我當初對他躲躲藏藏的理由,其實就只是不想因為這個疾病,造成感情上的變數,但這都是題外話了。

H沒有制止我的人生,也沒有到需要自暴自棄那麼誇張,但我以一介感染者的身份,實現很多自己沒有完成的目標,即使再累再苦,讓自己開心健康,感染者與非感染者,中間沒有那麼多界限。

這只是故事的開始,好好照顧自己,我的故事還是繼續走下去。

2018/1/24 七海

2 thoughts on “ 這不是H的童話故事 (1) – by.七海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