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病初期,剛高中畢業的我,那陣子以為是吃壞肚子了還是怎麼樣,整整兩個月的時間,我的胃感覺一直胃食道逆流,吃不下飯,常發燒,想吃點東西又吃不下。

換了一間又一間的診所,吃了一包又一包的胃藥或是抗生素,但都不見好轉的跡象。強忍著噁心的味道,又吞下了一包醫生開給我的藥,心裡總想著,哪一天快點結束這痛苦的過程。

「我帶你去我們當地的醫院看看,你小診所的藥吃了都沒有效,去醫院做檢查到底是怎麼樣的狀況」 男友不容我拒絕的要求我去醫院做檢查,從開始不舒服到現在,他也陪我煎熬了一陣子。

「好,我們明天去吧。」

就診的過程,醫生只跟我討論,或許我要照胃鏡,看一下我的喉嚨、胃,究竟有什麼狀況,畢竟只聽我片面的症狀,也不能準確的判斷我不舒服的起因。 快速地安排我照胃鏡的時間,叮嚀照胃鏡前的準備,起初想說照完或許離痊癒就近了,隨著療程的前進,我卻不知這只是一切的開始。

而現實中放在我眼前的卻是一張,HIV的檢驗同意書,強忍著剛剛照胃鏡時的噁心不適感,聽著醫生的話,我的食道都是白色的念珠球菌感染,導致影響到我的食慾以及腸胃問題,但如此大面積的感染,醫生懷疑有可能是HIV的症狀。

雖然醫生再三強調,只是其中一種可能性,但其中包含的意思,很難讓人不相信。
只跟我說等待檢體的送驗,以及等通知的過程。

做完檢查,上了車,只是一陣沉默。

嘣了一聲,只聽到男友用力敲了方向盤,我知道或許這是對他而言人生的另一個抉擇。
這個當下,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我找不到任何重心支撐著自己。

『彷彿一切都結束了』

只見我男友拉著我的手,說會繼續陪著我。
這句話繼續支撐著我,但我心中只有更多的愧疚。

即便你原諒了我,那時的我原諒不了我自己。

而確診,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感染已成事實。
痛苦與折磨不斷糾纏的自己,更不用說那時已經虛弱到不行的身體。

隨著開學的日子到來,校園生活又重回我的人生,但一邊上課一邊到指定醫院回診,以當時的我來說很辛苦,爬個兩層樓的樓梯,稍微搬個重物,就已經使我上接不接下氣。

當所有報告出來,CD4、病毒量都已經是延遲診斷的數字,我毫不猶豫地使用抗病毒藥物。
並且檢視擺在我眼前的琳琅滿目的藥物組合以及介紹。

即使我當初迫切想要開始吃藥治療,也等了一段時間。

更痛苦的是免疫力重建期,因為本身的抵抗力不好,掛急診住院了兩次,前後也換了一次藥。
甚至併發了急性肺炎…………

那一次住院,我拖著沒什麼力氣的身體,掛了急診。
男友下班時,也來醫院陪著我,但當時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跟他說話,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該說什麼了,身體也只是讓我非常疲倦非常想睡,甚至當晚被推入隔離病房,氧氣罩已經打到最濃了,我還是感覺我連呼吸都很痛苦,緊急通知了家屬,因為我差點需要氣切。

即使如此,我在清醒時依然要求不要HIV的病情告知,依然堅持從頭到尾一慣的回答。
「只是肺炎而已………」

我努力的裝作堅強,假裝清醒時的自己很樂觀,但周圍的人臉上的疲倦我都看在眼裡。

聽著那晚我差點氣切的過程,當時我的血氧整個降到一個谷底,甚至已經開始胡言亂語,耳朵旁只有一直聽到,要我繼續吸氣,不要間斷,一直吸氣,一直吸氣,一直吸氣……….

直到眼前一片黑——–

那年我已經19歲,我覺得我在人生的谷底。
連呼吸都覺得痛苦,眼睛已經沒力氣注意周圍的狀況。

哪時候結束?

「這不是童話故事,當時我真的差點活不下去,我也覺得我活不下去。」

2018/2/1 七海


 

七海1
這不是H的童話故事(1)

 

One thought on “ 這不是H的童話故事(2)– by.七海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