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段落: 邁向「90-90-90」!首都規格的愛滋配套,台北-高雄-阿姆斯特丹邁向卓越

講師:馮一凡


記錄人:葉房蒲
編輯與版面呈現設計:陳威圻
拍攝與剪輯:Hnery

大家好,我是台灣關愛之家的執行秘書一凡。很高興來到這邊跟大家分享這次愛滋大會,這次主辦國是荷蘭,阿姆斯特丹是他們的主辦城市。他們就有分享他們到底怎麼做到比如說很快很快達到三個90的目標。

他們其實已經達到94-93-95,很可怕,而且這是2016年的數字。也就是說現在也不知道多少了。(指簡報)最左邊確診的數字是94。那我們就會想說阿姆斯特丹是怎麼辦到這件事情的?他們的分享聽起來也沒有那麼神奇啦,做的東西其實大家也都知道該怎麼做。

第一個部分就是他們早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在做這件事情了。他們早在1983年的時候就已經組成一個快速應變團隊,也就說他們不是等到人很多才發現我們要做愛滋防治工作,而是一開始就已經做了。而且他們那時候的做法召集了不同領域的人,包含醫療、社會、社工等等都有進入這個團隊,去了解愛滋防治工作該怎麼做。大家應該很難想像1983年,1983年大家對愛滋病到底是什麼還搞不清楚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在做這件事情了。

他們另外一個很早就開始做的就是減害。他們其實在減害這部分。我們去荷蘭的時候其實有去逛了一下年輕人那一塊 Global Village,是給阿姆斯特丹年輕人表達他們目前正在進行的工作。其實我們有發現他們在MSM跟性工作者的同儕教育做得非常好,非常徹底。而且基本上是由志工組成,直接進入到社區或者是性工作者的場域裡去推動這些東西,告訴他們說要使用保險套、有PrEP,如果是藥癮的部分你要怎麼做減害該怎麼取得醫療資源。他們同儕教育這部分做得滿深入的。

那另外一個部分,他們有提到政治領袖的承諾是非常重要的。現在的總統是蔡英文嘛,如果現在蔡英文說我們要對抗愛滋,我們撥100億給CDC,我們就會覺得說這件事應該做得成吧?那荷蘭的做法就有點類似。(指簡報)這個就是Mabel王妃。她是一個王子的太太,一個女性主義者,非常關注這一切,遊說政府要在這一塊下很大很大的功夫。所以政治領袖的承諾確實可以影響政府施政的態度。另一個方面,阿姆斯特丹的市長其實也非常支持這個工作。他們也有分享中央跟地方在一些地方確實步調跟政策方向是不一樣的,但是在城市、在市政府這個層級,一定要有一個市長或一個局處所長是下狠心說:「OK,我們就是要這麼做!我們就是要把錢花在這個地方,我們就是要讓PrEP可以推。」

而且他們推動的過程中主要是從人權的角度出發。像這個王妃就說她為什麼要做愛滋防治工作?因為她看到受影響最多的就是那些婦女跟小孩,特別是女孩,她認為這是不可以發生的,所以她才願意把她的心力跟名聲賭在這一切上面。政治領袖的承諾,我們可以看看我們的行政院長有沒有要做啊,或者是我們的柯P有沒有想做,或台南、高雄的市長或衛生局處所長有沒有人想做這件事情,那他們願意投入多少資源跟心力在這裡面。

前面講的是政治領袖要有一個決定,要不要做,如果要做就要認真做。第二個部分就是「包容性」。大家知道荷蘭不只是阿姆斯特丹對於多元性別的族群,包含藥癮者跟性工作者都相對包容。(指簡報)那這張圖就是同志遊行時警察組隊參加,上面寫說:「proud to be your friend」。連公部門像警察這樣比較保守強硬的政府單位也願意對多元族群有一些包容、表態,其實這個社會氛圍就會讓MSM、性工作者、藥癮者這些關鍵族群感受到他們是被包容的,他們是可以現身,他們是可以進到跟政府配合、跟民間團體配合,這個包容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環境跟結構因素。(指簡報)他們認為說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對。這也是他們在遊行時的照片。

他們也有提到說,他們並不是只有靠友善的環境跟政府的承諾就能做到,還必須搭配實際上在從事的工作狀況。我們說的普遍醫療覆蓋,UHC(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他們其實是可以做到的。那台灣其實也可以做得到啊。那台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台灣免費的愛滋篩檢也有,很多時候篩檢是便宜甚至不要錢的,而且可以匿名。他們也很驕傲他們的健康照護人員訓練非常好。

他們其實提到一個非常特別的東西,一個叫做H-Team的跨組織愛滋防治小組。在阿姆斯特丹,不只有衛生局,是包含民間組織跟政府單位一起來做這件事,有推PrEP就不說了,他們很強調篩檢,另外他們教育做得很徹底,會告訴社會大眾說愛滋就在你我身邊,我們需要認識這件事情,那如果你有一些風險或什麼,你就好好地去做篩檢或尋求諮詢、協助。他們也很強調及早治療。台灣其實也在推同一天就可以吃到藥,但好像還是不太可能,還是有些落差,大概六七十幾天吧。另外,最最最最重要就是,科學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隨時這些數據回報都要進到決策小組裡面去滾動式地修改,而且那個反應必須要非常快速。當疫情或是關鍵族群的分布狀況是有變化,或區域有變化的時候,他們就必須要隨時、馬上、立刻修正防治策略,把資源投入疫情在升高或疫情樣態在轉變的那個地方或族群裡面。所以,他們很強調data很重要,研究很重要,不能不做研究,一定要有數據。有這個東西我們才能知道三個90有沒有達到,哪些地方是需要資源的。

那我們就在想說台灣可以怎麼做呢?(指簡報)這個圖啊,就是SDG,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第十七個目標(Partnership for Goals),說大家要合作。荷蘭就是在做這件事,那台灣要不要做這件事?台灣如果能夠彼此合作的話,或許我們也能夠達到三個90。

這是關於荷蘭的介紹,沒有辦法太過詳細,就是告訴大家他們認為比較關鍵的因素是哪些,大家回去後續也可以好好思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