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段落:邁向「90-90-90」!首都規格的愛滋配套,台北-高雄-阿姆斯特丹邁向卓越

講師:賴怡因 所屬單位:國立成功大學附設醫院愛滋照護團隊


記錄人:葉房蒲 | 編輯與版面呈現設計:陳威圻 | 拍攝與剪輯:Hnery 謝謝莊主任的介紹。我是個管師賴怡因,但是在手冊上並沒有特別介紹我自己,因為我認為我是身處在一整個團隊裡面,能夠有今天這些成果的話,是整個團隊一起共同付出跟努力。早上我們看了NGO一些的民間動員力,剛剛荷蘭的、政府的還有孟姿NGO端的,那我們來看的就是醫院端,這可能就是今天議題裡面比較少,而且可能在場⋯⋯當然我有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可能是來自醫院端,不過大部分可能是學生或是NGO的人。大家可能比較不知道我們醫院端是如何運作,尤其是感染者進來之後,我們是怎樣銜接跟照護。我希望今天透過短短的時間讓大家稍微了解。 所以我要講的是愛滋病照護的長、深跟寬。無論如何,我們都會照顧,可是我們如何繼續往前延長,繼續往下扎根,跟增加我們的寬度?因為這個疾病現在已經是一個慢性病了,所以我們要關注的面向更多。(指簡報)跟大家介紹一下,這個密密麻麻的就是我們成大照護的timeline時間軸。其實從成大醫院1985年收治第一例愛滋病以來,到現在34年的時間,我們大概經歷了最主要有三個世代。第一個世代是在疾病照顧的階段,就是比較早期,我們可以看到世代的劃分是來自於個案管理模式(2005)跟愛滋病資訊系統(HAIS,2012)的出現。這就是我們世代的兩個分水嶺。直到個案管理模式出現之後,我們進入了預防跟整合性照護的時代,還有教育扎根的世代。等到我們資訊系統出現,我們進入到了智慧醫療,而且我們擴展到了更多領域,包括長照跟一些跨領域的結合。(指簡報)那最後這個紅色這邊呢,就是最近這幾年比較風生水起,包含PrEP一些政策在醫院端的執行。這等下會一一跟大家介紹。不過這大概就是一路上幾十年下來我們的一個主要時間軸。 我大概再跟大家說明一下我們中間做了哪些。其實在第二個世代的時候,有了個案管理進入了之後,我們努力除了在提供照護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在倡議跟破除歧視,努力讓大家知道說這個疾病跟大家沒有不同。所以我們成大跟愛之希望協會合作拍了《愛之希望,愛的福阿》(2011),透過感染者現身說法,這大概也是全亞洲第一部感染者的紀錄片。我們就是不斷地去放送,讓大家可以去看到感染者真實的生活。甚至這部影片柯乃縈老師還有帶到WHO播放,傳送到全世界。我們就是努力地在為感染者倡議發聲。我們也做了許多國際醫療,有去中國協助個管模式的建置(2011),也有到緬甸等地。這就是我們這些年來一路上的耕耘,直到現在也還在進行中。咦,我好像也可以講完了?(全場笑) 開玩笑的,等下我會再跟大家一一講一些細節。好,我們的團名是「成大協力愛滋夢幻團隊」,協力是一心四力,這個源自於我們藍圖的架構。這個是我們在2010年那個年代有感於整個愛滋照護模式畫出來的藍圖,預構一些未來,但是我今時今日再看,這個藍圖已經有一些不夠了,所以我們這個藍圖其實是一直在擴張的。這所謂的一心四力呢,就是中間的四大核心,那是WHO提出來的:一個感染者一但被確診陽性之後他的四個步驟,然後直到他可以維持穩定服藥,維持在醫療體系裡面。這是我們最主要的照顧核心。再來四力呢,最主要就是前面所有感染者來源,所有來自四面八方進入到醫療體系的時候的第一個「吸引力」,還有我們照護團隊的「凝聚力」,跟當我們把個案穩定下來後把這些個案可以回歸到社會、社區,甚至是出國完成他的夢想,甚至我們有些感染者就進一步成為NGO工作者或網路意見領袖,最後這一些人就成為更多種子,把躲在角落的人拉出來,這就是最後一個「迴旋力」。這個是我們連續性照護藍圖主要的一心四力核心概念。 再來我們就一一詳述。匿名篩檢呢,我們非常早,在1994年就開始提供服務,到現在24年了。可喜的是,大概全台灣也找不到第二家了,我們的匿名篩檢專員毛小姐,頂港有名聲,下港會出名。大概整個雲嘉南到高雄幾乎都會認識這個毛小姐,從1994年開始一路做到現在,做了24年。她每次講電話的時候:「(台語)我做二十幾年,怎樣怎樣⋯⋯」然後就可以跟來做篩檢的民眾解除一些疑慮,所以我們匿名篩檢服務已經行之有年,這裡面也發現非常多個案。後來我們私底下從PrEP到匿篩、到個管又取了一個團名叫「愛撇一條龍」,就我們是一條龍的服務,只要有個案大概就是進入銜接這樣子。 我們往前延伸的部分,就是2013年開始提供非職業暴露後預防性投藥(nPEP),之後在2016年,我們開始大力推廣PrEP。台灣PreP的Guideline是由柯乃縈老師領導帶領一群年輕醫師一起制訂指引的,從那時候開始就開啟了愛滋病的預防醫學時代。因為我們要大力推動PrEP,所以就做了許多文宣,跟NGO合作。(指簡報)這裡呢,我們請了一些model,但是其實裡面有一個最漂亮的是我們個管師,這邊這一位是我們PrEP專員。我們團隊的人自己也有下海去參與,都是為了要努力推動這個東西。然後有運用一些多媒體、網路社群的力量,我們有成立專頁跟LINE@官方帳號,做一些講座宣導。 進入到醫療體系之後呢,我現在都會跟個案講說我們是一個tempo很快的疾病。基本上我們就是要做到早期診斷,早期服藥。所以基本上你來,大概抽血完下個禮拜就吃藥,一個月後病毒就會測不到,我們就是極力地縮短u=u的時間。那只要早一點把這些人從裡面挖出來,其實我們如果有在做PrEP的話,還有nPEP、STD、孕婦等等的,都是我們的來源,我們就是擴大篩檢,努力把這些人挖出來這樣子。這個tempo很快,三個禮拜、一個月後,你身體裡面的病毒就一乾二凈,個案也會比較有信心。然後我們有個管的諮詢門診是在一個獨立空間裡面。(指簡報)然後這是我們的資訊系統(HAIS),就做到「三不五時,愛要即時」(編按:不失聯、不斷藥、不發病,定時、省時、確實、即時、90),這部分我們不詳述,不過最主要就是說這個HAIS導入之後,我們就達到一個滿好的成果,確實有效降低發病率跟死亡率,提升了服藥遵從率跟病毒測不到的比率。 此外,我們有拓展長照資源。其實早期台灣只有兩家可以收容感染者,經過我們多年的努力,這是我們第一個,除了關愛跟恩典在屏東跟台北之外,在台南在地住在機構裡面的個案。那時候我們去那邊做教學,努力為他找到一個安身之所。因為這個機構願意收,所以我們就透過公部門跟他們簽訂合約給他們保障,做一些後續的座談會。之後我們陸陸續續開發了三家,最後因為主管流動的關係,現在很可惜只剩一家。不過中間我們還是一直很努力地去拓展,希望更多人能參與愛滋長照的部分。然後我們就召開了許多記者會,為這些感染者做倡議。最後呢,我們就是在政府部門,柯乃縈老師就是在一些會議裡面就爭取到這十三家示範機構有保證床位,但是其實比較可惜的是公文這樣子發,但是目前我們還是沒有順利住進去過,永遠都是等待中。這確實是目前的困境。然後我們也努力做了許多的培訓,到國外去,到中國去,到緬甸去。 最後我想要跟大家分享跨領域的合作。現在只要個案一進來,我們就讓他們填兩個問卷,一個就是他心血管的,一個就是他身心共照、睡眠品質還有成癮行為的。那他這時候分數如果有異常,就會立刻、立刻傳email到我的信箱裡面,所以那個當下,他可能剛填完問卷之後來到我的診間,我就可能已經知道他在哪個層面是有問題的,我就可以當場跟他進行諮詢、轉介。轉介的話,睡眠我們就有「捕夢網」可以讓他加入,我們跟睡眠醫學中心、精神科有合作。(指簡報)這個的話是戒菸,填完就回饋分數,我們跟家醫科的戒菸門診合作轉介。 我們主要就是要做到跟感染者共同面對過去、現在跟未來。我們希望讓所有人都適得其所。以上就是我們成大醫院的報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