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和母親最親密的時光—王銘董

關於愛滋這件事情,從來沒有想過我跟它靠近,以往對自己的生命也沒有太多自覺,直到它真正影響了自己生活那一刻,我才願意面對。

印象在當時頗紅的三溫暖裡頭工作,為了一個曾經見過一次面的男孩員工;想要再靠近認識他一點。

在每個禮拜都會固定擺的匿名快篩,檢測結果呈現為陽性,當時的我22歲。

之後當兵一年又到澳洲打工度假一年,回來台灣的自己對於這一切是熟悉又陌生,生活失去重心追尋,內心的指南針沒有作用,在軟體上開始和各式不同的人共用自己失去光的身軀。

正式踏入圈內用藥性愛稱嗨放的世界後,生活的其他一切都變得毫不重要,活著只是為了生存,在這裡頭遊走一次又一次和各種恐懼延伸的猜疑與委屈共處,藥醒後的短暫清醒時光再掉入自我譴責跟悔恨的謊言泡泡。

遇見了一位我內在渴望展現自信模樣的男孩,搬了出去和他同居。對於家人我覺得終於逃脫,順理成章地放棄了家人;除了需要用錢的時刻才會聯絡。

接著開始把自己的社交圈狹隘到只剩軟體跟 LINE 中約過的和待約的砲友名單,「對於人與人」只剩自利的角度去看待,不想聽跟看見的都按下封鎖解決就好。

一次和當時男友大吵,情緒再也承受不住這種種累積而崩潰大哭時,我才體會自己就像「腦筋急轉彎」裡頭的主角一樣,把自己所有和這世界的連結都崩塌沒有橋樑,只剩自己這座孤島。

又一次我們大吵後,我們共同約嗨狀況下,充滿嫉妒又想玩的心情,矛盾的難受,當下的激動情緒我打了電話給母親,請她前來當時我們一起工作的咖啡店,前男友在遠方看著,母親正坐在我對面,聽著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謝謝她給予我這人身,成為她的兒子,這段時間始終沒放棄我,依然對我付出的心情表達,聽著聽著她和我一起流淚。

畫面再轉到連續發高燒三天,掉點滴仍然退不下來後,送去醫院確診是肺炎,接著一連串的從普通病房再到加護病房,當時呼吸都需要氧氣罩。不斷地咳嗽,有很多的痰,一咳全身的骨頭都痛,虛弱的像是一名剛出生嬰兒,凡事需要母親的照顧,在這一段時間,是我有記憶以來,和母親最親密的時光,赤裸裸的,無保留地依偎著她生存著,在這一刻我發願——未來若是能平安出院,我願意真誠地把自己的生命故事分享出去。

後來的後來,感染科的個管師獨自和病房的我交談,這一切的主因是當時 HIV 病毒量高達10萬,必須出院後開始定期服藥,直到測不到病毒。而唯一知情的是我的二哥,他替我跑完了確診感染需要向衛生所領取黃卡的手續。

出院後,內心始終有這著對人群的莫名恐懼,始終有個壓力放在胸口,直到我選擇了在了臉書上設定公開,配上大紅色的 I am HIV+圖片向所有生活的朋友包括我的父母親揭露了自己感染者身份。

內心那潮濕面壁不透風,充斥著異味的空間開始有了風跟光的流動,綠色的種子有了新生的嫩芽抽長,和這世界重新建造了一座彩虹光的橋。

小額捐款支持愛滋故事媒體繼續產出

四年來,有近十萬人透過HivStoryMEDIA開始關注愛滋感染者的生活,我們提供主流媒體不會提供的愛滋議題深入報導,由感染者所撰寫的生命故事,不定期人物訪談專訪等內容。讓臺灣社會接觸愛滋的面向更加多元,期盼帶來更全面的認識。

如果你也支持臺灣社會存在一個專為感染者而聲的獨立媒體,請用小額支持我們繼續製作報導內容。你的支持將成為我們製作內容時的後盾。

感染誌 檢視全部

我們期待社會更好的理解愛滋,用更好更智慧的方式處理愛滋預防與人權。歡迎光臨我們的站台,深入了解愛滋與感染者,在台灣社會發聲的美一件事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